不吃菠萝

【霆峰衍生】好久不见


江洋X苏星宇

(二)

江洋没想到这么快又会见到苏星宇。

他来上海本来就是为了他的电影的事情,项目被喊停,资金断裂,什么都进行不下去。

是他的责任,是他的不妥协才与投资方发生了诸多分歧,从选角到拍摄到后期剪辑,矛盾越来越多越来越锐化。

他知道作为一个成年人需要适当的妥协但是他的作品怎么能容忍这些人来糟蹋,“砰!”是酒杯碎地的声音,也是矛盾的激化。

资金被撤,剧组解散,作品署名被删除。“最佳剧本”的荣誉仿佛还是昨日,而如今的他却是一无所有地来到这里只为他的作品做最后一次争取。真的是没办法了,当时签署合同的时候他因为能够独立拍摄制作电影的惊喜冲动得没有细看条例,现在因为可能要走法律途径,细细辨别,几乎每一条都埋着一个陷阱。

又一次不欢而散,对方一点没把江洋放在眼里,每年这些死守着自己文艺梦想的青年却惨淡收场的不知道有多少。这个圈子看似光鲜亮丽,多少人苦苦挣扎求而不得。

在商业利益至上的时代,小众文艺电影的出路实在艰难,审核也分外苛刻。

不是没有更艰难的时候,但那时候他还有苏星宇,他们一个为了唱歌一个为了电影,再难也一起坚持下来了,因为那时候他们还能彼此慰藉,在每一次的酣畅淋漓之后互相舔舐对方的伤口,也真的就满满熬过去了。

大堂的地板被清扫阿姨每日呵护,亮的反光,这里的每个人都光鲜亮丽,江洋的落魄连门口的大叔看着他都有点怜悯的意味,加上职责使然,“先生,这里不能吸烟。”客气却隐含着驱逐意味。

还没等保安赶人,门口一阵喧闹,粉丝的呼唤几乎要震聋人的耳朵。

人群簇拥中,一个纤长的身影一步步向他走来。

真耀眼啊。江洋想着。见那人向他看来,他又忙不迭得把手上的烟塞到了保安大叔手里,做完这些他一愣,保安大叔也愣了,两人就这么傻愣着看着苏星宇被一堆人簇拥着上了电梯,再也没往这边多瞧一眼。连着先前的一瞥也仿佛是他自作多情似的。

没有人会再提醒他少抽烟,没有人会在他苦闷难熬的时候陪他静静地抽完一支烟,也没有人会一边嘴上说着嫌弃他却又为他收拾一地的烟灰。因为爱他所以他的每个样子都喜欢,却也为他担心又忍不住的唠叨。

是啊,这幅模样他想必也是认不出的,他向来是爱干净的性子,哪怕经济拮据得两个人一天只能同吃一碗泡面,一旦有了钱他哪怕饿着也要买上一件新的衬衫,也不忘给他买一条他喜欢的T恤,还要装作嫌弃的样子“给你的老头衫,买一送一,你的是赠品。”江洋哪里会不知道,他的宝宝无论如何也不会亏待了他的,星宇给他的总会是比他更好的,周围的朋友总说江洋宠苏星宇,他们哪里知道他的星宇宝宝对他有多好。

想什么呢,都过去了啊。阳光很刺眼,激得人不自觉得流出眼泪来。

江洋就这么背对着身后气势恢宏的高楼大厦,仰头看着天上的太阳,久久的,不愿低下头来。


【霆峰衍生】好久不见


江洋X苏星宇

(一)


一个城市的繁华往往在晚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已至深夜,江边灯火通明,二十四小时循环播放的LED大屏幕,那张被放大好几倍的脸依旧英俊迷人,不仅仅是迷妹似的小姑娘,路人也大多不自觉得放下脚步来看一眼那张年轻帅气的脸。

苏星宇有多红呢?大概就是当红小生全名偶像的定位了。铺天盖地的代言和广告,让你不想知道也难,就算是菜市场买菜的阿姨也能对着广告牌生动得跟人聊起几句“隔个小伙子哦,阿拉囡囡老欢喜伊额。”

江洋又看了眼近在眼前熟悉又陌生的面容,随手踩灭了手上快燃尽的烟。迎着风往江边又走了几步,十二月的天,只穿着单衣也不觉得冷似的。

没走几步又返回来捡起刚刚地上的烟头,找了个垃圾桶丢了。

做完这一切,江洋仿佛突然回过神来,嗤笑了一声,不知道在笑些什么。

三年五个月零八天,江洋又回到这个城市,什么都没变,又好像都变得更好了,人也是。而他,一个没钱的落魄导演,不,他算什么狗屁导演,项目中途被毙,连创作署名也没有,他真的是什么都没了。

而他的爱情,早在三年前就被他自己弄丢在浦东的那一场台风里。

回到出租屋已经是凌晨,昏暗的灯光下迷糊的剪影是颓丧的模样。

江洋紧紧攥着手里的照片,有些陈旧了,却依然能感受到照片上两个依偎在一起的年轻人脸上轻松愉快的笑容,仿佛一切都是美好的模样。

刚刚差点把钱包遗失在小卖部,说着一口上海话的胖阿姨追了他几十米远,他才恍惚着接过这个与他落魄形象不太符合的Tom Ford的钱包,他向来也不是特别注重服饰的人,他买来他也就用了。

小卖部的阿姨还在跟他说着什么,他不太听得懂上海话,但因着那人也依稀能分辨出几句,大概是说他年纪轻轻一个大小伙子怎么丢三落四的。他只好说了好多次谢谢才走脱了。

那是那人用第一次演出的钱给他买的礼物,因为演出成功太高兴了,还特地借了乐队其他人的拍立得拍了这张照片,也是他亲手放在钱包里的,还一边数落他别总是把钱随手一塞裤兜里真的是一点都不讲究,江洋把他搂在怀里也替他开心得不得了,一把把他抱起来转圈圈,还高兴得喊着“我的宝宝果然是最棒的!”

他也高兴得大叫“江洋!我一定会红的!江洋!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三年前的愿望,实现了一半,他成功了,苏星宇红遍大江南北,而江洋,一败涂地。

【原耽】同学,你的答题卡借我看一下

沈樾X沈秦

腹黑温柔攻X冷淡吐槽偶尔炸毛受


04  糖醋排骨

又一次月考,居然还是按照姓氏排的座位,只是这次沈樾坐在沈秦的邻座,座位间距较小,几乎伸手就能碰到的距离。

沈秦警惕地看着沈樾一步步向他走来,想起上次考试的经历,不自觉得皱起眉头。

沈樾一看沈秦这么紧张的样子,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只觉得他小心警惕地样子像只受惊的大松鼠,有点好笑,于是伸手揉了揉沈秦的头发,“想什么呢?放心吧,这次不借你的答题卡看啦。”

沈秦发现自己被看穿心事,只好默默无言转头不去看沈樾这个罪魁祸首。

只是考试刚过三分之二,沈秦就发现他左手边的沈樾已经伏在桌案上埋头睡去了,心里急得不行,既怕他耽误考试,又不敢叫他起来,只好死死瞪着沈樾的后脑勺,好像对方能感受到他的意念似的。没想到对方真的察觉到沈秦目光似的转过头来,沈秦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又指了指桌上的卷子,提醒他好好对待考试。结果沈樾对他眨了眨眼睛居然又想伸过手来揉他的头发。沈秦简直要被他吓得跳起来,想到这是考试又不得不压下想要揍沈樾一拳的冲动,然后再也不去理旁边这个人继续认真答题。

考试结束铃一响,沈秦几乎是逃也似的率先离开了教室,根本不理沈樾在后面喊他。

沈樾看着前方瞬间被人群淹没的沈秦,揉了揉额角,真是,好像惹他生气了。

本以为中午吃饭不会见到沈秦了,结果居然见到沈秦准时地出现在了平时三人一起吃饭的地方。对沈秦来说,没有什么比吃饭更重要的事,只是就是不跟沈樾说话。沈樾讨好似的特地点了一盘沈秦最喜欢吃的糖醋排骨,但是沈秦居然忍住一口也没吃。

刘荀不知道这两人什么情况,只是加快了吃饭速度早早撤退了,留下两人以及因为和以往相比远远不如的消耗能力而留下的一堆饭菜。

“今天的糖醋排骨做的不错,酸甜可口。”沈樾边说边打量对面那人的脸色,只见他像是忍痛吓了什么决心,就是死活不搭话。

没想到沈秦还是不为所动,沈樾只好又说,“吃不完只好打包了,冷了说不定不好吃了。”

沈秦挣扎一番还是决定不跟糖醋排骨过不去,夹起一块就是狠狠一啃,仿佛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沈樾忍不住又笑了,“猪都为你死了,这么可爱,你就对它好点吧。”

没想到沈秦反手就是一句“是啊,猪都比你可爱。”说完沈秦自己也愣了,没想到顺嘴就给说出来了。

“真是服了你了。”沈樾扶额道,“是是是,小祖宗,我是猪,你都气半天了,多吃点消消气吧。”

沈秦白了他一眼,表示不想跟他说话,依旧默默啃排骨。

“好吧,今天是我不对,不该在考试时候对你动手动脚的。”沈樾认错道。

“就这样吗?”沈秦气得骨头都不啃了,“还有不仅是不能在考试时间,平时也不能这样啊。”

“好好好,但是除了这个还有什么问题你直接跟我说吧,我是真不知道啊。”沈樾表示自己很无辜。

“你你你……你看你,什么态度,你知道那是在考试吗!你不好好考试怎么就睡了。”沈秦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原来是因为这个,沈樾也没想到沈秦居然为这个在生气,“嗯嗯嗯,我的错,下次我一定端正态度,好好考试。”

沈秦见他态度良好,也就不再跟他计较了,更加心安理得地啃起排骨来。

沈樾见他又恢复食欲也就陪他一起慢慢继续吃饭。


【原耽】同学,你的答题卡借我看一下

沈樾X沈秦

腹黑温柔攻X冷淡吐槽受


03 午饭

中午吃饭的时候,沈秦不出意外的又见到了沈樾,对方依旧笑,虽然人帅笑起来就更赏心悦目了,但是沈秦就是觉得有点冷飕飕的,可能是小炒部比大食堂空调给力?

吃饭期间,沈秦默默地吃了三碗饭,还加一大瓶优益C,刘荀倒是见怪不怪,还跟沈樾解释了一下,“你别看小秦这么瘦,其实他很能吃的,就是不长肉,以前初中时候很多女生都嫉妒他哈哈,说他皮肤好还吃不胖简直不给她们女生活路哈哈哈。”

“能吃是福嘛。”沈樾理解地笑了笑,然后继续慢条斯理地喝了几口他那碗汤。

沈秦看他一直在喝他自己带的那碗汤,看起来好像很好喝的样子,就有点好奇,但又不太好意思问。

沈樾发现沈秦一直偷偷在瞄他的汤,过一会儿看一眼,明明好奇的不得了还要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实在是好笑,就直接问他,“胃不好,家里熬的汤,你要来点吗?”

“不不不,不用了。咳咳咳……”可能是被吓到,一下子咳个不停。

“哎哟,我的大兄弟啊,你可长点心吧,没人跟你抢,你慢点吧。”刘荀忙给他拍背递纸巾。

“你喝点水吧。”沈樾忙拿了一个空碗倒了汤递给沈秦。

“咕咚咕咚”沈秦灌了几口汤总算恢复过来,之前咳得眼睛都红了。等回过神来才发现,沈樾刚给他喝的就是他觊觎了很久的汤。但是,喝太快了,都没尝到是什么味道。真是……太可惜了!不过沈樾人还不错啊。

虽然中间有个小插曲但整体下来还算愉快,三个人吃饭也比沈秦平时一个人吃好多了。同班也不是没有同学邀请沈秦一起吃饭的,但是每次他的饭量都要惊讶到一起吃饭的人,沈秦就一边窘迫一边给人解释自己就是饭量大,几次之后还是觉得尴尬就一直是他自己一个人吃了。

不过今天沈樾提出以后一起吃饭的时候,沈秦虽然惊讶了一下,但在刘荀的极力促成下,也就答应了。自那天起,他们三就组成了一个吃饭小组,还特地互相留了联系方式,方便联系。

沈秦看着手机联系人里沈樾的电话号码,只觉得神奇,怎么就这么快多了个饭友,还把微信,QQ,微博等所有社交联系方式交换了个遍,其实沈樾是个自来熟吗?

这一边,沈樾把沈秦的社交动态翻了一遍之后,总结下来就是全是今天吃了什么,吃到什么很好吃,什么很难吃,还有就是数学好难,这些零零碎碎的事情跟他平时戴着眼镜一本正经的样子一点都不一样,实在是有点可爱。

就像今天中午吃饭,沈秦虽然吃的多但也绝不是什么都吃,看着还挺挑食,青椒全挑出来,胡萝卜倒是全吃了,咬到葱就要嫌弃得撇嘴,香菜却吃得起劲,不过不太能吃辣。

“呵。”沈樾一想起沈秦一直偷瞄他的汤还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的样子就觉得好笑。这个人这么大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一样。


【原耽】同学,你的答题卡借我看一下

沈樾X沈秦

腹黑温柔攻X冷淡吐槽受


02 课间

备考生活依旧紧张忙碌,课间上厕所的时间也成了难得的休息时刻。

沈秦正准备回教室就听见有谁在叫他的名字,茫然地往周围转了一圈,就看见他的初中同桌刘荀人高马大的站在他前面不远处跟他打招呼。待走近一点,沈秦抬着头仰视着这位初中同桌,这家伙似乎又长高了。

沈秦虽然不高,但作为一个南方人,176的个子也不算太矮,实在是这位初中同桌得身高从初三开始就像缰的野马不受控制,早早破了180大关,许久不见看着像是又突破了185,也就衬得沈秦有那么一丢丢矮。

打完招呼,沈秦才发现刘荀旁边还有个人,仔细一看居然是“好人卡同学”,这可实在是太……不巧了。

“嗨,我们又见面啦。”好人卡同学依旧笑得十分好看。

“嗯,好巧。”沈秦推了推没有滑落的眼镜。

“小秦,你们认识啊。”刘荀疑惑道。

“嗯,见过几次。”沈秦回答道。

“是啊,他还帮了我个大忙,不过还不知道名字。”好人卡同学依旧笑。

“这样啊,小秦是我初中同桌,我哥们。”刘荀十分热情地介绍道,“这是沈樾,现在我们一个班的,也是我哥们,还挺巧的,你两都姓沈啊,哈哈哈。”

“嗯,是蛮巧的。”笑眯眯的沈樾说道。

“……”沈秦表示不想说话,还好上课预备铃拯救了他,他实在不想跟这两位身高颜值都十分引人注目的家伙继续在这人来人往的走廊上继续被注目下去了。

“那我先回教室了。”沈秦说着就要回教室。

“行啊,那小秦我们中午一起吃饭啊,好久没聚了。”刘荀喊住他。

“嗯,好。”


【原耽】同学,你的答题卡借我看一下

沈樾X沈秦

腹黑温柔攻X冷淡吐槽受


01 考试

高三下学期的第三次模拟考,沈秦已经十分眼熟这位跟他同一个姓氏的男生了,清秀白皙,就是那种一眼看上去就很乖巧听话的好学生。

说实话,沈秦这个人虽然成绩中上但是心理素质实在是差的不行,一到考试必然十分紧张,考前一定要去趟厕所。回来时候,大家基本都已落座,因为这个月按姓氏全年级排考场座位,这个月以来沈秦已经见了这位跟他同个姓氏的男生不下三次了,大考小考折磨个不停,哪怕这位同胞姿色十分赏心悦目也缓解不了焦虑的心情。

这次这位同胞坐他后边,看见沈秦往座位走,竟然对他笑了笑。沈秦一愣,想着可能也是眼熟了,打个招呼礼貌一下,就回了他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刚坐下,后边那位就拍了拍沈秦的肩膀,一回头就见一张十分好看的笑脸。“同学,有事?”沈秦问道。

那位就笑得更亲切有爱了,“同学,我们最近考试座位总是排一起啊,你看这也是有缘是吧,你看我这语文实在是不太好,要不待会儿你涂完卡把答题卡往边上挪挪,让我参考一下选择题行吗?”

沈秦真是头一回遇到这么直接的,这位同学你长着一张学霸脸,是骗人的吗?哪里看出来他英语能帮到你了。作为一个不太会拒绝人的巨蟹座,沈秦实在不好意思拒绝,满脸纠结实在想不出该怎么回答,结果那边就帮他做决定了。“那说好了啊同学,待会儿靠你了。”后座同学十分爽朗的说道。

沈秦:“???”这真是好极了,呵呵。

结果被这事儿一搅和,沈秦本来就够紧张了,现在就一边心虚纠结一边答题,满脑子都莫名循环着今天早上买早饭时候,早餐店大妈循环播放的刚好遇见你,这都是什么鬼操作啊,模拟考为什么这么虐啊。

好不容易答完卷子,监考老师就提醒离考试结束还有十五分钟了。后面那位仁兄,已经用笔不止戳了他一次了,沈秦实在没干过这种帮人作弊的事情,比自己作弊还紧张,手心都是汗,暗搓搓的瞄了监考老师好几次,总觉得被盯着,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把答题卡挪到桌边,一瞄发现好像监考老师又看过来了,真的是太吓人了,这一通纠结,后边那位已经开始蹭他椅子腿了,沈秦心想,幸好你没踹啊,不然真的要狗带了。

沈秦也是傻,就这么把答题卡端端正正的放在桌角边,就差举个牌子跟监考老师说“老师,我在帮人作弊”了。果然,监考老师路过看了前后两人一眼,就动手把沈秦的答题卡翻了个面放在卷子下面了。

沈秦十几年来还没遇到这么尴尬的事情,算是被抓现行把,不会有什么事吧,一下子就脸颊发烫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至于怎么走出考场的都不知道,只记得后边那位还一脸感激的跟他说,“同学,谢啦,你真是个好人。”

“不客气。”沈秦也是服了这哥们了,心大,实在是心大。希望下个月换个排座方式吧,实在是不想再见到这位好人卡同学了。

沈秦也没想到,他人生被发的第一张好人卡竟然是得来的。


【涵生】一路相随

贺涵X陈俊生

 

    深夜的陆家嘴依旧是灯火通明。穿着精致职业套装的男男女女经过一天的神经紧绷,脸上都不免流露出一点疲态。恨不得马上飞回到家里得到一点温暖和慰藉。

    陈俊生已经把手头其他的工作结束许久了,却仍旧在办公室里没有离开。今天菲尔的事情让他感到十分疲惫,但他不太想回到家里去面对那一堆繁琐烦心的家事,或者说害怕甚至有点厌倦。

    这不是第一次,在他过去的人生里,这第二次婚姻并没能把他从此间的状态中拯救出来,反而朝着一个更加让他无法承受的方向飞驰而去。相比子君的单纯善良,凌玲的计算和心机让他觉得有点不太认识这个之前这么温柔的女人了,或许说难道此前他所看到都是假象。他只是想要过一个平坦顺心的生活,子君给不了他要的并肩作战,而凌玲的好在柴米油盐的生活里仿佛一点点被剥去只剩下一个善于心机的真相。

    他实在算不上一个好男人,出轨再婚,是他在过去三十多年里干得最出格的一件事情。他一向是乖巧的性子,在学业和工作上他兢兢业业,不算聪明但因为用心也算做的不错,而在生活里他常常是懦弱和优柔寡断的。

    所以当他遇到贺函的时候,他是崇拜的,这个男人相貌英俊,头脑聪明,工作上杀伐果断,仿佛没有什么事情是能让他惶然失色的。陈俊生对贺函的优秀早有耳闻,而在贺函手下工作的日子里,他更加近距离的感受到了他的强大。能够成为贺函在辰星信任和重用的属下,陈俊生是非常欣喜的,他觉得他好像找到了一棵大树,再大的困难都有贺函会给他一个方向,而他有了这个坚强的依靠就可以肆意的为他去斩破风雨。所以当今天贺函犯了这么大一个错误之后他首先是不敢相信的,贺函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他向来都是精准和睿智的,而今天的失误将会给贺函带来一个大麻烦。他不知道贺函今天为什么会突然离开,又是去了哪里,贺函不愿说明,他虽然气愤但又不能质问追明。对,气愤,他气贺函这样做会毁了自己,也气自己没能留住菲尔,更气贺函对他的隐瞒。在工作上贺函是不会对他隐瞒的,那么这件事情显然是他的私事,而陈俊生却无法去追问他的私生活。他算是贺函的谁呢?下属,工作伙伴,或许称得上是朋友吧。

    陈俊生第一次感受到这个看似外表无坚不摧的男人内心的脆弱是在唐晶要去香港的时候,那天贺函喝了很多酒,也和他聊了很多,关于他的考虑和对唐晶的期许理解和包容。他想贺函一定很在乎唐晶,贺函对于唐晶的感觉不同于友情和爱情,是高于这两种的一种复杂的情绪,仿佛有一种沉甸甸的责任压在贺函身上,这样才能稍稍清算一点他们两十年的陪伴。这也是陈俊生第一次有了一种心疼贺函的感觉,他没有看上去那么冷漠无情,他是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加看重感情的一个人,却总是被误解,所有人都来依靠他指责他的话,那他又该去依靠谁呢?

    这一夜的酒后真言让陈俊生了解到了一个不一样的贺函,也是更真实的贺函,他有了一种想要对贺函更好一点的心情。

    菲尔离职的事情无法挽回。陈俊生就这么看着那个办公室里的光一直亮着,亮了一夜。

    之后这段时间,贺函确实也被菲尔的事情弄得焦头烂额。人事的调动蠢蠢欲动。如果贺函要走的话,他也是一定会跟着走的,陈俊生这么想着。

    后来得知那天贺函的行踪,陈俊生发现原来除了唐晶之外,子君居然成为了第二个让贺函这么在乎的人,他看着贺函一次次的为子君的事情奔走,去处理那些原本与他鞭长莫及的事情,仿佛一下子跌下了神坛变成了妇女之友,鲜活了很多。不过来回奔波总是不免更加疲惫了些,陈俊生看到贺函不自觉的拧了拧眉心不免为他担忧起来,于是在工作上更加卖力些以减轻一点贺函的工作负担。

    生活总是充满惊喜和意外。唐晶的回归又打乱了一切。贺函要结婚了,和唐晶。是啊,他们本来就是金童玉女,十年的纠缠,结婚也是理所当然。但是陈俊生知道,贺函和唐晶结婚一定不是因为爱情,而是责任。他看着贺函虽然答应和唐晶结婚却又忍不住的关心子君,他为他担心,怕他被唐晶发现之后该怎么办,必定是十分尴尬的局面,因而为贺函在唐晶面前打掩护。但是陈俊生这个人实在不是个会说谎话的人,生了一副白面馒头很软乎的面相,总是能叫人一眼看出真假。

    唐晶最终还是发现了,贺函也坦诚自己爱上子君不能与她结婚,而子君那边又因为爱情和友情的艰难抉择而无法回应贺函。陈俊生觉得变成现在这个情形也是在是太戏剧性了些,他看着贺函深陷其中,甚至因为精力不集中而出了车祸,他想质问他劝阻他不能这样下去了,却又无法,他又算什么身份和立场呢?一方面是贺函的下属或者算得上是个可以倾诉的朋友,另一方面是贺函爱的女人的前夫,这实在可笑,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陈俊生既为贺函深深的担忧,凌玲的挑拨离间以及对两个孩子间的厚此薄彼也让他觉得这段婚姻岌岌可危。更加糟糕的是,陈俊生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起就总是围着贺函团团转了,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上看着的想着的都是贺函贺函贺函,像是魔咒一样。凌玲觉得他该为自己另谋出路,而他却坚持要跟着贺函,只有贺函在的地方,他才觉得是踏实的。为此,陈俊生与凌玲又是无法统一意见,争执无法避免,他实在是累了,更多地把时间和精力都放在工作上,其他的也该做个了断了。

    虽然菲尔的事情告一段落但是贺函的人事调动似乎是势在必行。他尽快高效地准备起交接工作,他必然是要与贺函共进退的。

    贺函,唐晶,子君,这三个人成了一个死结,解不开,唯有刀落立断。不是所有的感情都可以两全其美或者义无反顾,生活里大多是无奈心酸和苦苦不得。

    从上海到北京的人事变动,离开,或许才不会让大家都痛苦。

    机场人来人往,陈俊生看着身前贺函的背影,这个男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保持着风度翩翩的模样,步伐果断,哪怕内心波澜表面也从来是不动声色。

    “怎么不跟上?”

    “恩,就来。”陈俊生笑着答道。

    北京,希望可以告别过去,有一个新的开始吧。

 

【霆峰】全城热恋

霆峰 RPS

    前两天微博上关于三年之约的话题炒得热火朝天,那个夏天,是属于他们的夏天,如今又是一年盛夏,一晃已经三年,而比之外界,他两的相识是在更早,从第一眼的相互嫌弃到后来的相知相许,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大多是长久时光里的脉脉温情。

    李易峰是个慢热的人,他人看来有点清冷的性子,甚至有点不近人情的冷漠。可是,总是恰恰好,有这么一个人,明明表面上看上去就是港男潮酷的风格,性格却是有点自来熟的傻白甜,一笑起来,真是跟面无表情时候的锋利判若两人,一口的大白牙,看起来跟个傻子似的。

    第一次的判断失误,朝昔相处后的谈天交心,从生活经历到品味喜好,意外的契合同步。一起吃饭,一起健身,一起工作,一起……从此身边有了一个形影不离的陪伴。哪怕是深夜也不用有太多的顾虑,想要听到他的声音,那就打电话给他,工作疲惫的时候,心情沉郁的时候,需要建议的时候……即使后来不能时时在身边,也始终有一个可以相互倾诉的地方。

    忙碌的工作,满满当当的行程,一直在等,等一个机会,一个合作的机会。曾今也有过一次,最终却不能不以遗憾告终。而从昨天到现在,从官方放出消息后,粉丝们早就躁动不已。他向来是大胆的,有时候有点孩子恶作剧般的淘气,全凭自己喜好。从确定心意到现在,喜欢就是喜欢了,哪怕外界影响不到他们,但是也总想给所有关注他们的人一点点小惊喜,虽说有时候算是惊吓还差不多。陈伟霆也向来是不会有意见的,他说什么都是“可以,可以”、“OK,OK”。

    电视剧里的台词是“带你踏遍万里山河”,现实里是“全国热恋卖手机”,想想都是很有趣的样子。铺天盖地的双人地广,一夜之间,蔓延到各个城市的角落,人来人往,为之驻足。

    想告诉你们,告诉全世界,我们在一起。


【翔叶】为什么我在梦中又睡死过去了


叶修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实在是年纪大了跟不上现在这些小年轻的思维了。他看着苏沐橙有时候看着看着手机笑得那么猥琐?他也实在是形容不来那是什么表情了,反正是很对不起她联盟第一美女的称号。

不仅如此,他还经常看见她和老板娘两人经常暗搓搓的凑在一起讨论得非常热烈,然后两个人又都是那种奇怪的表情。最诡异的是你们讨论就讨论,为什么老看他,他实在是非常好奇了。好几次凑过去只听到什么周叶、叶黄、叶翔类似的字眼,他还是不太搞得懂是干嘛的。问了几次她们就是笑 ,也不回答,还挺瘆得慌的。

终于有一天 这个埋藏了很久的疑惑解开了。

那天他一睁开眼睛想伸个懒腰就发现不对了。手一伸就碰到了玻璃上?!他一下就清醒了,鬼压床也不是这么玩的呀,然后就发现自己被困在了一个什么屏障后面 ,四周也出不去 ,他也有点懵了,觉得应该还在做梦,等醒了就好了。

突然旁边一阵非常响的闹铃声吵个不停,他被这声音震得不行 也不知道怎么会这么响。然后一只手及时解救了他,啪的一声闹钟就被拍没声了。

他还没来得及缓过神来,就呆住了,这……这只手也太大了吧!

然后就是一阵窸窸窣窣的起床声。突然叶修感觉自己好像失重了一样 ,一张大脸就出现在眼前。孙翔!为什么做梦会梦到孙翔!?还有他怎么脸这么大!?真的太诡异了!

然后他就发现一根大拇指在他面前点来点去。这个场景好像很熟悉啊。叶修往身后一看,这不是手机页面吗!?他头都要炸了,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然后他就看着孙翔刷起了手机,朋友圈、微博、Q群……他看着看着就啧啧 ,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一点都离不开手机,一大早起来就是各种刷手机,各大社交app都刷了一遍,没一个落下的,最后孙翔打开了一个轻博客app,然后一边打开,一边嘟嘟囔囔的“不知道有没有更新啊”。

叶修围观了全程,他看着孙翔在搜索栏打了一个“翔叶”的字样然后结果出来一堆图文,他看了几眼简直要把三观给碎光了,这些都是什么啊!?为什么他看到了很多自己的名字还有孙翔的名字 ,然后为什么盯着这两个名字的人物各种甜甜虐虐地谈恋爱?!那个被孙翔搂在怀里的叫叶修的是谁!?还有那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又是怎么回事?!真的要疯了!还有又搜索出来一堆“叶翔”又是什么鬼啊?

然后他听见孙翔满脸不情愿的抱怨“为什么叶翔的文本来就那么多 天天还更新那么多?这些人简直没眼界啊!明明我才比较厉害啊!我可比叶修那个老混蛋帅多了。”

叶修此时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回应这种状况了。他总算是知道苏沐橙和老板娘整天讨论的那些到底是什么了,还不如不知道啊!就不能让他当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吗!还有孙翔你个小兔崽子居然叫我老混蛋!看我比赛不虐死你!

接下去一整天叶修已经快绝望了,先是被塞在孙翔贴身的口袋里,被他的体温烫的不行,后来又围观了孙翔一天愚蠢【重音】的生活,最崩溃的是孙翔你为什么洗澡要把手机带进浴室?!但是凭良心讲,这小兔崽子身材居然这么好。

一天下来真的是身心疲惫比熬几个大夜还累。好不容易睡过去了,又迷迷糊糊想着难道我现在不就是在睡觉做梦吗?

【翔周】屈服于颜值之下并没有什么不对


孙翔刚转到轮回的时候真的是各种非常不适应了,虽然大家很友好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的臭脾气,有时候说话不知道怎么气氛就沉默尴尬了,但他真的也不知道怎么办也拉不下脸来去道歉什么的。

他也是来了轮回才知道原来轮回的这群人居然这么喜欢吃零食的,最喜欢团购。

这一天,江波涛在群里发了个链接说要组个10人团,底下一群人简直一呼百应纷纷表示自己要跟团,但是戳了链接才发现是买水果,水果也就算了,但是那个存在感这么强的榴莲是怎么回事,于是大家又果断地表示不从!坚决不从!

但是结果我们联盟第一脸枪王大大一如既往言简意赅地刷了一条“买”,江波涛表示很满意队长都买了你们还不从吗!结果最后还是差了一个人。本来孙翔刷着群里大家的留言还挺乐的,结果突然就被点到名了。江波涛在群里喊了句“孙翔呢?孙翔团不团啊?”

突然一下子就是群里刷屏就停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最怕空气突然安静,他就莫名得觉得自己好像被赋予了某种使命一样,他必须得做点什么来挽救这个尴尬的局面,然后就敲了句“行啊,算我一个”,完了他就有点后悔,忘了自己对于榴莲这种生化武器真的爱不下去。

嗯,是他成就了这次团购,于是群里拒绝的那群人又鬼哭狼嚎起来指控他完全是助纣为虐。他也跟着贫了几句,然后感觉好像什么地方稍微有点不一样了。

隔天快递小哥就把一大箱水果送到了,其实种类还挺多的,一群人围上来分水果,就是榴莲的存在感太强了,又缩住了手。

江波涛当场就想把我们的水果之王给剖了,还好被我们枪王拦住了,“味道,换”。于是我们副队马上就给翻译了,“榴莲味道大,其他人不喜欢,不要影响到其他人,我们换个地方”,然后就带着几个愿意感受水果之王魅力的队友转移阵地了。

孙翔并不想参与其中,没跟上,我们枪王大大看他落在后面就疑惑地看着他。联盟第一脸真的不是吹的,这么好看的一张脸,这么漂亮的一双眼睛,只看着你,还是很有冲击力的 ,于是我们孙翔同学就愣住了。更加有冲击力的来了 ,枪王大大直接拉上他的手就把他一起带走了。牵……牵着手!就傻乎乎跟着一起去了!

那天孙翔感觉自己可能都是晕乎乎的,人生第一次吃了榴莲 ,居然觉得口感还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