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吃菠萝

【丁宇扬X鹿飞】暗恋 七夕番外

爱情进化论💓

丁宇扬X鹿飞

七夕番外


现在大家好像都很热衷于过节,传统的国际的,只要是个节日商家们都恨不得把促销广告打得铺天盖地。

七夕这天,诊所的整个氛围都透着一点甜味。小护士们互相调侃,女孩子害羞带怯的脸上是溢出来的甜蜜。

一整个上午,鹿飞的手机收到了无数商家的七夕促销信息,他反常地每次收到讯息都立即查看,但是除了广告还是广告。

中午吃饭的时候,大家都在热烈的讨论今晚将如何度过这个浪漫节日,鹿飞一如既往的沉默却没逃过众人的调侃,“鹿医生今年怎么过啊?”

鹿飞腼腆的笑了笑:“今晚我有一节烹饪课。”

“鹿医生也该抓紧找个女朋友了,明年过节可别一个人啦!”鹿医生单身多年,同事们都很是为他的终身大事操心。

鹿飞轻轻应了一声,却没了食欲。

丁宇扬这边实在也是不太好受,他回国不久,公司一堆事,上周天天空中飞人似的出差。尽管他此前身体素质还算良好,但是高强度工作加上还有点水土不服,不仅他的胃病犯得厉害,连感冒发烧都找上了他。

飞机延误,丁宇扬今天凌晨才到的家,头昏昏胀胀的,本来想着要联系鹿飞,一躺到沙发上,整个人就有点神智不清昏睡过去。

鹿飞今晚要学做白葡萄酒酱汁鲈鱼。其实他本人并不喜欢吃鱼,但是他记得有个人每次去以前学校边上那个烧烤摊都会点大份的烤鱼。虽然他也不太确定那个人是不是很喜欢吃鱼,只是小小的推测了一下,期待自己猜对了。

鹿飞的鱼做得很漂亮,味道也受到了老师的称赞。那个浪漫的法国老师得知今天是中国的情人节还给他提早下了课,还对他说:“菜可以冷掉,爱人的心不能冷掉。”

鹿飞想,老师可能是误会他做菜是为了要送给爱人吃。但是他还没有告诉那个人他爱他啊,更不会知道有一个人在很多年里为他精心钻研厨艺。

鱼冷了,没有人吃。

鹿飞整理好餐台回去一个人的家里。

夜色暗了,丁宇扬醒过来的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他迷迷糊糊地找到手机,正巧一个七夕活动推送弹跳出来,他一怔,今天居然是七夕,然而他忙得已经几天没联系鹿飞了,心里懊恼着,手上已经播出了号码,然而那头却迟迟没有回应。

鹿飞下了公交,被街头巷尾的灯饰晃得眼晕,口袋里的手机震了许久他才反应过来,也没看清是谁的电话,就接了起来。

“咳,鹿飞。”那声音嘶哑却也算不上难听,鹿飞一下子就认了出来,是丁宇扬。

“嗯,是我。”鹿飞可能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声音是颤抖的。

“咳,你在哪儿,咳咳……”虽然丁宇扬现在自己脑子也不太清醒,但他还是一下子听出了鹿飞的异样,像是要哭了。

“我…我在家啊。”鹿飞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说。

丁宇扬明明听见电话那头清晰的喧闹声,分明是在街上,他完全可以想象鹿飞此刻一定是一个人孤孤单单地走在繁华的街头,周围应该有沉浸在节日氛围里的热恋情侣,别的小朋友都去过节了,但他的小男孩却委屈得要哭了还要伪装镇定。

丁宇扬揉了揉额角,只觉得比起胃里,心里更是疼的不得了,于是他对鹿飞说:“鹿飞,我现在生病了一个人在家,没有药也没有饭吃,你可以来陪陪我吗?”

鹿飞听着电话里的声音真的是虚弱极了,他还从来没有听过丁宇扬这样子讲话,看来真的是病得很严重了,他忙问道:“你怎么了?是什么情况?是感冒发烧吗?其它是什么症状?我送你去医院吧!”他着急地问了一大堆,想要急切知道丁宇扬的情况。

丁宇扬却不愿去医院,只让他买点感冒退烧药和胃药,然后给他微信发了定位,顺便借着自己生病可能没力气开门连自家大门密码都一并发了过去。

鹿飞来的很快,一进门就看到屋里漆黑一片,开了灯就看见丁宇扬整个人蜷在沙发上昏睡着,明明是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却把自己缩成一团挤在沙发一边,十分可怜。

鹿飞忙走近探了探丁宇扬的额头只觉得烫手,一下子就急了,“你…你这人发烧这么严重了怎么不去医院!不行!我们马上去!”说着就要上手要去扶他起来。

丁宇扬听见他的声音睁了睁眼睛,握住了鹿飞的手,执拗道:“不想去医院,不是有你在吗?”

“可是我是牙医啊!”鹿飞几乎要怀疑丁宇扬是不是烧坏了脑袋。

但是丁宇扬坚持不去医院,鹿飞也没办法,最后只好扶着他去了房里躺下,先喂他点温水,然后用被子把他严严实实地裹起来,叮嘱道:“你先躺一会,我去给你煮点粥,喝了粥吃了药再睡,不然你胃受不了的。”然后就去厨房了。

丁宇扬这套房是精装房,拎包入住那种,回国买的,厨房设施一应俱全但全然一新没有半点使用痕迹,还好公寓地段繁华,鹿飞立马去了就近的24小时超市采购了紧急要用的材料,一路上除了电梯几乎全是冲刺跑着的,鹿飞想着他学生时期体育测试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全力奔跑过。

鹿飞的厨艺经过多年历练无疑是顶好的,一碗简单的粥也被他煮得糯香诱人,但他却觉得可能是不太好的,他太着急了,知道那人一整天没吃东西,又是发烧又是胃病复发的,真的要急死了,想快一点再快一点好让丁宇扬吃点东西再吃药,这样才能不那么疼了。

好在丁宇扬十分给面子,把粥喝的一干二净,脸上笑得十分开心,大有再来一碗的气势。

鹿飞却不让他再喝了,这会儿一下子吃多了也要难受的,利落收了碗帮他掩了被角,嘱咐他好好休息。

丁宇扬却不放他走,硬是把手伸出被子抓了鹿飞的手,“那你不走吧,你说好要陪我的。”

鹿飞听着他那几乎是哀求的语气心都颤了一下,镇定道:“嗯,不走,我要等你退烧的。”

“那我明天还想喝你煮的粥,可以吗?”丁宇扬仍旧握着他的手不肯放开了。

“嗯嗯,明天也给你煮,其它口味的。”鹿飞怕他着凉,硬要把那不安分的手给塞回被子里去。

好在得了鹿飞的允诺,丁宇扬终于肯放开他了,随后就忍不住疲惫心满意足地陷入深深的睡意中去。

窗外灯火斑斓,未至午夜。

鹿飞用眼神在昏黄舒适的光里描绘睡梦中那人好看的侧脸,嘴角扬着笑意,轻声道:“丁宇扬,七夕快乐。”



评论(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