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吃菠萝

【涵生】一路相随

贺涵X陈俊生

 

    深夜的陆家嘴依旧是灯火通明。穿着精致职业套装的男男女女经过一天的神经紧绷,脸上都不免流露出一点疲态。恨不得马上飞回到家里得到一点温暖和慰藉。

    陈俊生已经把手头其他的工作结束许久了,却仍旧在办公室里没有离开。今天菲尔的事情让他感到十分疲惫,但他不太想回到家里去面对那一堆繁琐烦心的家事,或者说害怕甚至有点厌倦。

    这不是第一次,在他过去的人生里,这第二次婚姻并没能把他从此间的状态中拯救出来,反而朝着一个更加让他无法承受的方向飞驰而去。相比子君的单纯善良,凌玲的计算和心机让他觉得有点不太认识这个之前这么温柔的女人了,或许说难道此前他所看到都是假象。他只是想要过一个平坦顺心的生活,子君给不了他要的并肩作战,而凌玲的好在柴米油盐的生活里仿佛一点点被剥去只剩下一个善于心机的真相。

    他实在算不上一个好男人,出轨再婚,是他在过去三十多年里干得最出格的一件事情。他一向是乖巧的性子,在学业和工作上他兢兢业业,不算聪明但因为用心也算做的不错,而在生活里他常常是懦弱和优柔寡断的。

    所以当他遇到贺函的时候,他是崇拜的,这个男人相貌英俊,头脑聪明,工作上杀伐果断,仿佛没有什么事情是能让他惶然失色的。陈俊生对贺函的优秀早有耳闻,而在贺函手下工作的日子里,他更加近距离的感受到了他的强大。能够成为贺函在辰星信任和重用的属下,陈俊生是非常欣喜的,他觉得他好像找到了一棵大树,再大的困难都有贺函会给他一个方向,而他有了这个坚强的依靠就可以肆意的为他去斩破风雨。所以当今天贺函犯了这么大一个错误之后他首先是不敢相信的,贺函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他向来都是精准和睿智的,而今天的失误将会给贺函带来一个大麻烦。他不知道贺函今天为什么会突然离开,又是去了哪里,贺函不愿说明,他虽然气愤但又不能质问追明。对,气愤,他气贺函这样做会毁了自己,也气自己没能留住菲尔,更气贺函对他的隐瞒。在工作上贺函是不会对他隐瞒的,那么这件事情显然是他的私事,而陈俊生却无法去追问他的私生活。他算是贺函的谁呢?下属,工作伙伴,或许称得上是朋友吧。

    陈俊生第一次感受到这个看似外表无坚不摧的男人内心的脆弱是在唐晶要去香港的时候,那天贺函喝了很多酒,也和他聊了很多,关于他的考虑和对唐晶的期许理解和包容。他想贺函一定很在乎唐晶,贺函对于唐晶的感觉不同于友情和爱情,是高于这两种的一种复杂的情绪,仿佛有一种沉甸甸的责任压在贺函身上,这样才能稍稍清算一点他们两十年的陪伴。这也是陈俊生第一次有了一种心疼贺函的感觉,他没有看上去那么冷漠无情,他是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加看重感情的一个人,却总是被误解,所有人都来依靠他指责他的话,那他又该去依靠谁呢?

    这一夜的酒后真言让陈俊生了解到了一个不一样的贺函,也是更真实的贺函,他有了一种想要对贺函更好一点的心情。

    菲尔离职的事情无法挽回。陈俊生就这么看着那个办公室里的光一直亮着,亮了一夜。

    之后这段时间,贺函确实也被菲尔的事情弄得焦头烂额。人事的调动蠢蠢欲动。如果贺函要走的话,他也是一定会跟着走的,陈俊生这么想着。

    后来得知那天贺函的行踪,陈俊生发现原来除了唐晶之外,子君居然成为了第二个让贺函这么在乎的人,他看着贺函一次次的为子君的事情奔走,去处理那些原本与他鞭长莫及的事情,仿佛一下子跌下了神坛变成了妇女之友,鲜活了很多。不过来回奔波总是不免更加疲惫了些,陈俊生看到贺函不自觉的拧了拧眉心不免为他担忧起来,于是在工作上更加卖力些以减轻一点贺函的工作负担。

    生活总是充满惊喜和意外。唐晶的回归又打乱了一切。贺函要结婚了,和唐晶。是啊,他们本来就是金童玉女,十年的纠缠,结婚也是理所当然。但是陈俊生知道,贺函和唐晶结婚一定不是因为爱情,而是责任。他看着贺函虽然答应和唐晶结婚却又忍不住的关心子君,他为他担心,怕他被唐晶发现之后该怎么办,必定是十分尴尬的局面,因而为贺函在唐晶面前打掩护。但是陈俊生这个人实在不是个会说谎话的人,生了一副白面馒头很软乎的面相,总是能叫人一眼看出真假。

    唐晶最终还是发现了,贺函也坦诚自己爱上子君不能与她结婚,而子君那边又因为爱情和友情的艰难抉择而无法回应贺函。陈俊生觉得变成现在这个情形也是在是太戏剧性了些,他看着贺函深陷其中,甚至因为精力不集中而出了车祸,他想质问他劝阻他不能这样下去了,却又无法,他又算什么身份和立场呢?一方面是贺函的下属或者算得上是个可以倾诉的朋友,另一方面是贺函爱的女人的前夫,这实在可笑,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陈俊生既为贺函深深的担忧,凌玲的挑拨离间以及对两个孩子间的厚此薄彼也让他觉得这段婚姻岌岌可危。更加糟糕的是,陈俊生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起就总是围着贺函团团转了,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上看着的想着的都是贺函贺函贺函,像是魔咒一样。凌玲觉得他该为自己另谋出路,而他却坚持要跟着贺函,只有贺函在的地方,他才觉得是踏实的。为此,陈俊生与凌玲又是无法统一意见,争执无法避免,他实在是累了,更多地把时间和精力都放在工作上,其他的也该做个了断了。

    虽然菲尔的事情告一段落但是贺函的人事调动似乎是势在必行。他尽快高效地准备起交接工作,他必然是要与贺函共进退的。

    贺函,唐晶,子君,这三个人成了一个死结,解不开,唯有刀落立断。不是所有的感情都可以两全其美或者义无反顾,生活里大多是无奈心酸和苦苦不得。

    从上海到北京的人事变动,离开,或许才不会让大家都痛苦。

    机场人来人往,陈俊生看着身前贺函的背影,这个男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保持着风度翩翩的模样,步伐果断,哪怕内心波澜表面也从来是不动声色。

    “怎么不跟上?”

    “恩,就来。”陈俊生笑着答道。

    北京,希望可以告别过去,有一个新的开始吧。

 

评论(1)

热度(42)